搜索

吴有音揭秘电影《南极之恋》南极冒险拍摄幕后

日期:2018-01-31 12:29:22 编辑: 来源:

 刚刚过去的2017年内地电影市场,国产电影呈爆发之势,佳作频出,其中尤其以青年导演为中间力量。新锐导演地不断涌现,不断呈现电影新作、佳作,打破了知名导演对于电影市场垄断的格局,为大银幕注入新的血液。

1月27日下午,在北京始建于元代的皇家粮仓中,围绕“新锐导演入行之路及其处女作”,由宸铭传媒联合后浪出版公司&拍电影网、时尚先生EsquireLive举办了线下沙龙活动《导演的诞生》第一期。活动由资深媒体人何小沁担任主持,邀请银幕新锐导演吴有音、著名电影学者尹鸿、资深制片人曹欣,共同以吴有音导演长片处女作《南极之恋》(2.2即将上映)为缘起,就导演的成长经历与作品创作经历,共同探讨新导演的诞生与进阶之路。同时,现场还特邀了南极科考队成员丁明虎、吴婷婷两位嘉宾出席。

《导演的诞生》一系列活动,聚焦中国电影行业导演新锐力量,希望通过青年导演们的讲述与分享,能够为想要成为导演的年轻人提供不同的路径参考。关注导演的诞生,不仅是行业责任,也是一个探讨社会发展的重要角度。对于此,作为曾出品过徐伟导演处女作《冰河追凶》、文章大银幕处女作《陆垚知马俐》卢正雨电影处女作《绝世高手》的出品方宸铭传媒一直将致力于培养新导演;后浪出版集团致力于为广大影视爱好者提供丰富的知识,旗下拍电影网也为更多青年创作者提供沟通与交流的平台。

《南极之恋》改编自导演吴有音创作的长篇小说《南极绝恋》,讲述了一对本该“绝缘”的男女在一次意外事故后被迫滞留南极的故事。主演赵又廷杨子姗在《致青春》之后,南极再度相遇,在极端恶劣、毫无援助的环境

吴有音揭秘电影《南极之恋》南极冒险拍摄幕后

下,萌生出真挚的爱情。尹鸿教授谈到他对这部电影的看法的时候,提到“这是一部用感情来温暖冰冷世界的电影。”

导演吴有音,在拍电影之前,浸淫广告界多年,对视觉化讲故事非常熟稔,是一位资深的广告“老炮儿”;同时他热爱写作,创作了多部小说;此外,他还有更重要的一层身份:中国南极科考队队员。这三者因素的结合起来,成为促成他完成电影《南极之恋》的基础。 

吴有音导演在谈到项目缘起的时候说道 “写小说的欲望在第一次去南极的时候就产生了。那时候去极地做文化建设。我就特别想写第一本中国南极题材的小说,因为我发现市场上关于南极的都是纪实小说,浪漫主义、虚构的类型非常少。于是一方面在南极体验生活,一方面在为小说搜集素材。当时正好有一架智利的飞机在的南极坠毁,这件事情对我触动非常大。本质上我是个喜欢讲故事爱文字的人,所以用拍电影这种形式来表达我心里想讲的故事。”

为什么会选择吴有音来执导这部大投资、大制作、大场面的冒险爱情电影,制片人曹欣首先看中的是原著小说所提供的可能性。“我一直想做与众不同的、有价值的电影。三年前,很偶然地剪辑师推荐给我一本小说《南极绝恋》看。我从小说中看到了它所传达的共通情感,而这个情感又是在非常独特的环境下诞生的。这个小说的出现,提供了这样一种可能性——爱情类型如何在电影工业上有所突破。可以说非常符合我的期待。”其次,导演的认真与执着是非常少见的。他多次南北极实地考察,对真实灾难情况极为了解,本身又是剧本创作者。导演有一个宽阔的心胸,他能够听取和接受各部门主创的意见与建议,这是完成电影非常重要的一点。

作为唯一一部在南极实地拍摄的剧情长片,在最初是否真的去南极这件事情上,主创们还是有所犹豫的。“对于制片方来说,可控是通常第一需要考虑的。我们对在南极那种没有后援的地方拍摄是有担心的。整个创作过程难度都非常大。比如怎么去南极等一系列问题。南极的冬季是不能拍电影的,去早了去晚了都不行。如果去的不对,南极冰雪融化,景色就不好看了。有音导演非常坚持自己的想法,认为只有在南极取景才能还原那种真实。制片团队非常尊重导演的选择,于是在我们做了非常周密的研究、考察和绝对充分的准备之后,决定在南极进行实景拍摄。”制片人曹欣说。

如何在南极拍摄,对于任何一位导演来说都是困难的,尤其是对吴有音这样的电影新锐导演。他形容拍摄像一场马拉松长跑,在这样一个工业级别制作的电影面前,是不能够义气用事的。低温环境和长期在户外拍摄,对于团队的挑战非常大的。所以必须要注意团队成员的体力。导演自己在南极野外行走四五个小时是极限,所以要更加的注意剧组成员的身体情况。

为了跑好这场马拉松,团队做了事无巨细的预案准备工作,把各种可能出现的问题都考虑进去,比如在南极雪地拍摄时发生火灾该如何应对。这种看似几乎不可能发生的事情,也不能因为概率微小而被遗漏。安全问题在预案准备中,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。制片人曹欣提到,当团队中一旦有人受伤严重需要撤退的时候,就会有预先在乌斯环亚安排好的飞机直飞过来,飞机的撤退路线,甚至包括去哪家医院快速救治都是在预案阶段就经过了深思熟虑的。并且去南极之前,团队成员会通过 google earth 熟悉南极地貌地形,到现场之后,每个人都非常熟悉南极大陆。

提到拍摄安全问题的时候,南极科考队成员、上海第十医院主治医师吴婷婷讲述了她的看法:“南极科考站需要接待40人这么大队伍,确实会有很多问题。去南极科考,安全一直是很大的问题。从路程上。首先一行四十人要穿越众所周知的魔鬼西风带,穿越这个地方,是否有人会因为晕船等问题产生严重不适应,这都是需要考虑的。到了南极,各种千辛万苦,包括有人产生雪盲症等等,这些果然也都在剧组成员身上发生了。”

提到摄制组去南极拍摄的影响时,中国气象局极地气象研究室主任丁明虎给出了他不同寻常的看法:《南极之恋》是人类历史上首部去南极实地取景拍摄的故事长片,但这也意味着,摄制组必须在拍摄时十分注意环保等问题,一旦有不合规的行为,留下什么,那么所有成员国都知道是中国人做的,在你之前没有人做过这件事。在来年的南极条约协商国会议上会进行通报,这其实是很大风险的。但是《南极之恋》剧组的专业性非常值得称赞,在环保方便做得很极致,也得到了其他国家科考站的欢迎。“

制片人曹欣提到,在南极,除了要打精确的有准备的仗,团队之间的配合与帮助是不可或缺的。“在寒冷极端环境下,可能部门的界限并不是那么明确,因为有困难需要大家一起帮忙。各个组都要求人员数量最低配置。但是我们还是带了一位厨师去南极,因为在长城站的团队都是轮流做饭的,突然多了40个人,增加的后勤工作量必须要专业的人来完成了。包括设备这一块,分到每个部门的所携带的器材也是尽量轻量、少量化。给声音部门安排的是两大箱设备,不过我们声音富康老师对声音的要求非常高,他后来悄悄带了八箱设备到南极。但是当成片出来,声音真的是非常棒!” 

“我们的摄影指导是资深摄影师黎耀辉先生,他是个非常严肃认真的资深电影人。我喜欢用炮组或者摇臂,这通常需要七八个人来设置,避免使用斯坦尼康和摇晃镜头。然而我们在南极剧组成员最多不能超过四十位,这给摄影指导出了很大的难题。后来我们摄影指导竟然自己做了一个适用于南极拍摄的炮组,这太令人称绝了。”吴有音导演谈到与摄影师黎耀辉先生的合作。

新导演该如何选择自己的第一部片子。尹鸿老师认为,首先热爱你所表达的是最重要的,这背后是与创作者的想法、价值观的匹配和一致。其次,创作过程是一个情感产生的过程,是一个向所表达的东西投入心血和注入情感的过程。处女作往往非常多的导演个人经历,这是通常惯有的。

同时,他还提到,年轻人遇到一个好的制片人是非常重要的,不能过分自以为是,也不能过于不自信。对自己要信任。对于周围比自己有话语权的人的要求,需要学会审视和拒绝。要有对自我的判断,还要扛得住外界对自己的压力。青年导演要拍自己想拍的电影,而不是去迎合观众的电影。在目前电影市场里,票房处于5-15亿的电影是特别缺的。好的商业片与好的文艺片的界限要被打破,互相融合,这非常难。这得需要导演有文艺片的情怀和驾驭商业片的能力,《南极之恋》这部电影给了我们很好的例子。

站在制片人角度,曹欣认为:“对于新导演来说,我首先要看的是他创作的剧本。剧本不需要特别完整,但是需要闪光点。你要有所表达,才有价值。年轻导演有时候会在专注上出问题,如果他一下子给我好几个剧本,我会建议他专注做一个。机会在于你做的够不够,好不好。其实现在主流电影公司的大门都是打开的。如果所有的电影公司都拒绝你的剧本,那你就需要再重新审视自己的剧本。投资大小,其实也不是核心问题,关键在于你的东西能不能匹配应有的投资。”

吴有音导演为大家分享了为《南极之恋》找钱的过程,同时也说出了他对新导演建议。“找钱的过程对我来说,是漫长和荒诞的。在遇到曹老师之前的时候,一直没有遇到懂我剧本的人,我其实有点灰心。当时我遇到的挫折比较多,老曹问我预算是多少。我觉得以文艺些、保险些的方式来拍,所以提出是两三千万吧。曹老师跟我说这个电影要往商业上做,而不仅仅是简单的爱情故事。最后定的是1亿预算。而在最开始,我会把很贵的,比如动物企鹅之类的需要特效制作的在剧本阶段拿掉。但是后来遇到好制片人,剧本里好的东西就展露出来了。制片人在各个方面都对我有非常大的影响。”通过这个幕后故事的讲述,他强调了一个优秀的制片人对于新导演作品所起到的重要作品。一位新导演能出好作品,一定要得益于背后工作人员们。

活动最后,吴有因导演寄语年轻创作者们,他希望所有踏上这条不太好走的电影之路的创作者,要智慧的前行,并且尊重你的团队,心怀宽广,虚心的接受其他剧组成员的建议。足够的才华、足够的坚持、足够的真诚,不问前路,但行好事,导演之路才会走的更有意义与收获。

'); })();